370看看-第两千二百一十四章荒芜冰原

做为灵界屈指可数的顶级界面之一,鼐龙界的面积辽阔无比,共分为九九八十一个郡府。

每一个郡的面积那也是相当辽阔,恐怕比东海修仙界也差不了许多。

换句话说,别的资源暂且不提,鼐龙界光是面积,就将近东海百倍有余。

这么广袤的面积,当然难免会有不毛之地。

比如天霜郡的北部,就有一片370看看,广袤无边,终年皆有鹅毛大雪飘落,寒冰厚达千丈有余,万年不腐,从来就不曾融化过。

这一片370看看别说凡人,就算是修仙者与妖族,也很少有人会到此处,气候实是太恶劣了,这里不仅寒冷,而且灵气非常的稀薄。

这是一个平静的早晨,太阳才刚刚初升,鹅毛般的大雪依旧从天空中飘落,阳光洒落,却没有一点温度,冷冷的。

轰!

爆裂声传入耳朵,将这份宁静给狠狠的撕破。

只见远处的天空之中,一道红芒,一道黑气纵横捭阖,正不停的缠斗着。

这片370看看虽是人迹罕至之所,但并不代表就一名修仙者都不会来了。

管牠的灵气稀薄,管牠的条件恶劣到极处。

可那又如何,大自然自有牠的规律,这样的地方,反而有几位灵药适合生长。

因为这个缘故,偶尔也会有修士来到此处,去寻找那发财机会的。

要知道这种灵药殊为难得,采摘到一棵,拿到拍卖会中,就可以卖出天价来着。

天下熙熙,皆为利往。

即使是这样的不毛之所,也可以看见370看看修士踪迹的。

可惜这片370看看实太大了,虽然没有强大的妖兽出没,但想要找到一颗灵药,也不知道需花费多少功夫。

常常十年八年,也不一定有收获。

偏偏今天却有这样的巧合,两伙370看看修士迎面相遇了。

原本这也没有什么,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双方的实力相差仿佛,自然不会有谁心存歹念。

按理说,这意外的重逢,不应该有什么波折,大家打一个招呼,就该各奔东西了。

可巧就巧,他们相遇的地点,有一颗珍贵的灵物。

紫罗草!

或许林轩这样的眼里,此物不值一提,然而对凝丹期修士来说,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,足够让他们修到元婴期也不用担心晶石的来源了。

这样的宝物,谁肯相让呢?

两伙370看看修士立刻就起了争执,说是自己先看见的这件宝物。

其实这根本就丝毫意义也无,谁先看见的又怎么样呢?

归根结底,还是要看实力,于是吵闹一番之后,双方开始大打出手。

不死不休!

两伙370看看修士的实力相差仿佛。

领头的都是凝丹后期的修仙者,除此以外,都是初期与中期的修士,还有筑基期的子侄。

人数也相近,一时之间,打得是激烈无比,短时间内,却难以分出胜负。

转眼,已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了,双方皆陨落了不少人手,却没有人愿意就此退后。

然而就此刻,天边突然飞来了一抹亮丽的惊虹。

开始尚远,然而速度极快,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就来到了两伙修士交战的上空。

光芒收敛,露出了一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来,身穿黑衣,容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出奇,领口却绣着一银色的小剑标示,看上去就仿佛是哪里的执法使。

庞大的威压从天而落,两伙修士大惊失色,这居然是一名元婴后期的修仙者,这种等级的老怪物,来这不毛之地干什么?

心中忐忑,他们的斗法自然也停止了。

对视一眼,刚刚还殊死搏杀的两名首领不得不越众走了出来。

“参见前辈,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,晚辈等一定会力照办的。”

双方实力相差太多,由不得他们不心中忐忑。

“你们要听从本尊的吩咐,那好,就将小命留此处。”那中年人脸上带着一丝狞笑的开口了。

“什么?”

夺宝修士们顿时大惊失色。

“前辈何出此语,您若要这紫罗草,管拿去,晚辈等绝不敢相争就是。”

“紫罗草,哼,这东西虽然也算不错,但你们以为本尊是想要抢夺你们的灵物么,错了,我这是奉命行事,方圆二十万里,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生灵的踪迹,否则,杀无赦,会这时候来370看看,只能怨你们自己倒霉了。”

那中年人话音未落,脸上就现出了狰狞之色,随后右手一舞,大片的黑气飞掠而出,凝结成爪芒,向着两伙修士激射。

370看看修士人数虽多,但修为高的,也不过凝丹级,如何抵挡得住,想要四散而逃都来不及了,惨叫声不绝于耳多,很快就全部魂归地府……

而同样的一幕,这寒冷的370看看,不停的上演,370看看修士陨落,死得稀里糊涂,正如那中年修士所说,要怪,就怪他们运气不好,因为就这370看看之中,有一通往魔界的空间节点。

平时倒也丝毫异象也无,可处于衰弱期,就会显露出踪迹来了。

有名额可以从这个节点进入魔界的各大势力,岂会让旁人这里碍眼,故而这方圆二十万里,都已被列为了禁区,由那几大势力派出执法使共同维持,有生灵擅闯者,管你是人类还是妖族,杀无赦。

这样做霸道了一些,然而修仙界弱肉强食,谁会和你讲道理,那中年人灭杀了两伙370看看的修仙者,地上的紫罗草自然也不会放过,这对元婴后期的他也是一大收获,忙采摘装入怀里了。

刚刚做好这一切,他突然像发现什么似的,抬起头颅,只见远处的天边,出现了一条灵舟。

那中年人将神识放出,很快就露出冷笑之色:“还真有不知死的家伙!”

话音未落,他就迎着那灵舟飞上去了。

由于距离太远了一些,无法感知上面修士的境界如何,不过乘坐这么简陋的飞行法器,想来也不值一提。

很快近了,那灵舟上有一男一女。

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年纪,容貌平凡以极,女子则身形婀娜,五官用丝巾罩住。

p:晕,连分类推荐榜都被挤下去了,幻雨实是有些伤心了,请道友们帮帮忙,推荐票大家都有的,求一张推荐票,谢谢大家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